188体育,打造体育资讯第一网!

足球比分 足球指数 篮球比分 完场比分 赛事分析 网站地图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188体育 > 中超联赛>

权健谢幕:重金打造的班底 那一年场场爆满的海体

来源:188体育 人气:801 发布时间:2020-03-19 11:57:06

【188体育讯】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随着万通控股的入主,天津足球再无权健,从此,球队进入了“万通时代”。  回顾权健的种种故事,从赞助泰达到收购松江,几年之内
【188体育讯】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随着万通控股的入主,天津足球再无权健,从此,球队进入了“万通时代”。

  回顾权健的种种故事,从赞助泰达到收购松江,几年之内,冲超、征战亚冠、保级、变身为天海,尝遍了酸甜苦辣,跌宕起伏,如同一部情节饱满的电影,但与大多数“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故事不同的是,这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不能因为曾经的辉煌而掩盖后来的破败,也不能因为其最终消失而忘记曾带来过的欢愉。

  电影《乘风破浪》里,徐太浪弥留之际,回顾自己的这一生,像任何一个穿越过去想改变历史的人一样,最终只能看着事情发生。跟大多数人的人生一样,都只能和过去和解。如果说,将留在中超的球队交给新东家,延续所有人的情怀,是权健最后的温柔,那么重走一遍其所经历的辉煌与低潮,跟它好好道别,则是这些年所有见证者最后的问候。

  一场不美丽的“相遇”

  2015年初,中国足协公示新赛季中超16家俱乐部的球队名称,其中,天津泰达的全称改为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权健足球队,简称是天津权健队。当时,“权健”的影响力还有限,没听过这家企业的人不在少数,这是权健与足球的相遇,开始时,总是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泰达壮行会上,束昱辉第一次公开亮相,当被记者问到,权健投资泰达俱乐部的决心有多大时,束昱辉的回答是:“没有预算,需要多少就投入多少。”这样的言辞,此后数年多次出现在媒体对束昱辉的报道中。

  不过,权健与泰达这次牵手其实并不顺利,开始,双方的出发点就南辕北辙。泰达俱乐部把权健看作是一个冠名商、赞助商,因为权健有钱也愿意花钱。但以束昱辉的性格,并不愿意只是一个参与者,而是要做掌控者。赛季初,权健一名副总被派到泰达俱乐部参与工作,就是想表明权健绝不是一个赞助商而已的态度。

  谁也没想到,双方的分歧这么快就到达顶峰,在2015赛季二次转会期,权健单独与江苏舜天俱乐部就当红国脚孙可转会进行谈判,很快以创当时国内球员第一身价的6600万元转会费达成一致。权健想以此方式去获取泰达俱乐部管理权,可泰达的态度十分强硬,并不满意权健的举动,直接拒绝为孙可注册。第一身价的当红国脚无球可踢,成为当时国内足坛最让人瞩目的事件。“逼宫”失败的权健处境尴尬,束昱辉也让自己的江苏小老乡孙可处于前途迷惘的尴尬之中,此事也让权健一方有了新的想法。

  天津的另一支球队天津松江在2014年底曾寻求过转让,在2015年中甲中期的排名也是垫底,权健最终思虑再三,决定收购松江,这支球队看到了发展的机会,急待一个空间去大展拳脚的束昱辉也找到了想要的平台。2015年7月7日,权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对松江俱乐部完成全资收购,孙可也出现在了这场发布会上。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束昱辉曾经透露,他最早是想要收购重庆一家中超俱乐部,后来考虑到权健总部在天津,才打消了这个想法,改为注资天津泰达。以此来看,也许权健独立搞足球是由来已久的想法,但如果没有当年的孙可事件,权健介入足球不一定会以这样的方式。

  2016年,孙可作为权健首笔重要引援正式加盟,与他一起来的还有赵旭日、张鹭、张修维、刘奕鸣、晏紫豪、法比亚诺、贾德森、格乌瓦尼奥,主教练则是曾执教过巴西国家队和皇马的巴西名帅卢森博格。几经波折,终于拥有了一支可以按照权健计划搞足球的队伍,天津权健正式登上了中国足坛的舞台。

  重金投入,连续两年实现目标

  “亚冠班底打中甲,冲超”,“三年亚冠、五年世俱杯”,志得意满的束昱辉开始无限畅想权健足球帝国的美好蓝图,并且将想法化为口号,变成目标,对外宣告自己的野心。

  权健的资金投入在当年中甲鹤立鸡群,引援花销是其余中甲俱乐部总和的两倍,球队以豪华的阵容在前两轮中甲比赛中兵不血刃迎来两场大胜,坐上榜首位置。2016年4月2日,权健迎来队史上首个主场比赛,第一次投入使用的海河教育园体育场座无虚席,结果球队在终场前被对手逼平。当时人们以为这只是权健冲超的一个小插曲,实际上却是权健的一个转折点。此后两轮,权健虽取得胜利,但已没有此前的酣畅淋漓,从第六轮开始,三连败、七轮不胜,权健深陷泥潭,卢森博格无能为力,排名一度跌到了第九位,落后榜首11分。从当时的历史记录看,还从来没有一支球队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最终完成冲超,权健的雄心壮志突然在现实中触礁。

  权健在中甲时期遇到的困难主要原因在于对卢森博格的过度迷恋,巴西国家队、皇家马德里前主教练的名头确实吓人,但或许时间已经有点久远,与现实的足球、现实的中国足球已经产生了距离感,来到中国后,卢森博格高傲固执的一面更是暴露无遗,导致队内矛盾丛生,当时权健的处理方式也是匪夷所思——将领队李玮锋调离一线队。

  2016年6月9日,看到形势没有改观,为了延续当年完成冲超的目标,权健还是决定换帅,这时候,束昱辉终于碰到了那个最终帮助他实现梦想的人——卡纳瓦罗。

  卡纳瓦罗强势中又能灵活变通的风格给权健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支球队真正成为了一个整体,在“每场都是决赛”的要求下,卡纳瓦罗带领着权健在2016年的下半年奋起直追,直到10月22日这一天,中甲联赛最后一轮在海体以3比0战胜梅州客家,夺得了中甲冠军,球迷们在看台上举起了巨大的六个字——中超,我们来了。卡纳瓦罗没有让束昱辉的口号变成笑话,也没有让权健投入的重金打水漂。

  有了2016年的成功,自然希望延续这个势头。当然,那一年的卢森博格,也让权健吸取了经验,因此权健在对待卡纳瓦罗上,也有了一些微妙变化,但是在引援等方面,权健还是基本满足了卡纳瓦罗的要求,甚至在球衣颜色上都尊重了意大利人的意见。

  到了中超的舞台,权健又开始施展了一番“拳脚”,签下了维特塞尔、帕托、权敬原、王永珀、糜昊伦、杨善平、王晓龙七大新援,二次转会期又引进了莫德斯特、裴帅、张源、钱宇淼。通过重金引援,权健迅速提升了阵容厚度和整体实力,另一方面,李玮锋重新担任领队,与卡纳瓦罗搭班子管理一线队。

  那一年的权健,赢下历史上首场顶级联赛天津德比,双杀联赛霸主广州恒大,三球完胜上海上港,这些比赛已经成为中超的经典。权健主场几乎场场爆满,个别关键比赛的球票在网络开售几分钟后即被一抢而空。每次主场比赛胜利后,全队和球迷们的互动仪式渐渐成为一种固定的传统。权健最终在自己的中超处子赛季就取得第三名,并且获得亚冠资格。权健目标再次变成现实。

  问题集中爆发,艰难保级

  如果说2017赛季的一路高歌猛进让人无法忘怀,那么2018赛季带来的落差,也同样让希望看到这支球队前进的球迷耿耿于怀。从年初的引援闹剧,到中期的外援出走,再到主教练临阵脱逃,最后球队双线作战之下深陷保级困境,过程堪称“经典”,是中国足坛近年来的一部大戏。这是俱乐部命运发生转折的一年。

  一切要从2017年11月6日那场“辞旧迎新会”说起。束昱辉正式宣告葡萄牙人索萨将接替球队的冲超、冲亚冠功臣卡纳瓦罗,出任天津权健的主教练。“辞旧迎新”并不单指教练位置的更迭,还有管理层位置上的变化,副总丁勇在这一天顶替了卡纳瓦罗一同搭台的李玮锋,和索萨一起开启了天津权健的2018赛季。

  从来不会被政策限制住想象力的权健,在那个冬季转会窗里也体会到了艰难。2018年2月27日,束昱辉在盐城壮行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说出了两个重磅引援的消息。“因为这两个重量级后卫球员今晚有比赛,比赛完了他们就能过来了。”他所说的两个压轴内援,其实是2月27日申花与恒大比赛中的队员荣昊和邹正。在媒体大肆报道之后,等来的压哨官宣却是吴伟和吴雷两名小将。这像极了那一个赛季的权健,整体实力不错,外界期望值很高,最终却收获了失望。

  虽然在年初的亚冠资格赛中,天津权健顺利战胜了菲律宾谷神星挺进亚冠正赛。但作为一个升班马,首发11人美如画,替补席上的球员却难以支撑双线作战的压力。联赛开局,天津权健便体现了自己阵容配置还不够合理的问题,首轮取胜后遭遇了三连败,俱乐部内外部局面一度混乱。

  4月13日,球队在主场被江苏苏宁逼平之后,球场上响起了让权健副总下课的喊声。这时候,束昱辉终于坐不住了,虽然当时球队在亚冠小组赛的表现不错,但联赛毕竟是基础。于是在4月17日,李玮锋现身权健备战与柏太阳神的亚冠联赛训练场边。那是李玮锋在2017赛季联赛结束后,第一次公开在队内亮相。

  四月底,权健主场0比3不敌华夏幸福之后,李玮锋正式取代丁勇重新掌管一线队。但随后的日子,天津权健因为此前落下的“病根”,日子也不太平,球队在联赛中依旧举步维艰。6月份,球队在奥地利夏训,莫德斯特拒不归队,维特塞尔也强行启动了违约金条款,多特蒙德付出了2000万欧元,把他带到了德国。权健此前所积压的问题终于集中爆发。

  夏训归来的权健,最终不得不以两名外援打完了剩下的联赛和亚冠淘汰赛。在这个过程中,主教练索萨也在客场对阵鲁能之前,突然宣布离开。球队最终跌跌撞撞保级成功,排在了联赛第九。

  这一年球队所经历的一切,实际上也是前两年问题积压的集中反映,涉“足”不深的束昱辉,为俱乐部倾注了大把财力,却没有让俱乐部在足球界真正稳住根基,管理上的混乱,让那一年的权健,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权健也进行了总结与反思,2019年,在俱乐部管理上和球队打造上,本来有了一些计划,可没想到的是,权健与这支球队的缘份,已经接近结束。

  天津足球再无权健

  “只能说通过足球,更多人知道了权健,提升了企业的价值和品牌的影响力,这是我在搞足球中得到的。”这是束昱辉在2018年11月接受本报专访时说的一句话,进入足坛确实让他得到了很多,但最终他失去了所有。

  在2018赛季保级之后,权健开始了2019年的规划,想要在新赛季重整旗鼓,甚至喊出了冲击联赛冠军的目标,花重金请来了崔康熙,除了让这位韩国老帅以主教练身份重新打造球队之外,也希望他能在俱乐部管理上进行一番整顿。

  2018年圣诞节那天,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让权健迅速成为了焦点。束昱辉和权健集团被立案调查,随后他本人被刑事拘留,集团账户被封,影响很快波及到了俱乐部和球队。2019年1月下旬,俱乐部被天津市体育局托管,天津权健就此变成了天津天海。球队换的不仅仅是名字,还有生存法则。引援是租来的,教练组是“借”来的,俱乐部的运作只能依靠不断地申请解冻资金来维持。

  在赛季过程中,托管组、俱乐部管理者以及一线队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球队的保级过程曲折坎坷,外界对于这支惊艳一时的球队的态度也发生了全面转变。彼时的权健集团,除了给俱乐部基本的运营资金以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到年底束昱辉一案审结的时候,给俱乐部一个最后的交代。

  事情最后的结果,很多人都清楚了,权健只能放手,随着一纸判决,这支曾经打过亚冠的队伍,命运明朗。“0元转让”,是权健最后的温柔,天津天海也加速了寻求下家的工作。

  天海的命运也迎来了一个转折点,过去一年球队所承受的内外部压力,在宣布万通接手的那一刻,得到了释放。天海不再是“集训队”,也不再是“孤儿”。2020年,若一切顺利,球队终于可以像別的俱乐部一样,正常引援和运营了。

  至此,天津足球再无权健。

  然而,在一个崭新的时代到来之时,我们要铭记的事情还有很多,这支球队曾经的辉煌无法被抹去,正如它所经历过的教训。与权健好好告别,并不是一件无法启齿的事情,就像每个人的一生一样,总是在无数的告别和相遇中度过。

↖返回188体育
赛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