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打造体育资讯第一网!

足球比分 足球指数 篮球比分 完场比分 赛事分析 网站地图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188体育 > 中超联赛>

人民日报关心武磊:“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来源:188体育 人气:854 发布时间:2020-03-22 15:49:05

【188体育讯】  全球疫情的暴风雨中,欧美接连亮起红灯。境外输入病例持续增加,让国内刚因“清零”稍微松弛的神经不敢就此放松。  由于比赛或备战滞留海外的运动员群体,在赛事取消
【188体育讯】

  全球疫情的暴风雨中,欧美接连亮起红灯。境外输入病例持续增加,让国内刚因“清零”稍微松弛的神经不敢就此放松。

  由于比赛或备战滞留海外的运动员群体,在赛事取消、训练停摆后,他们大多不需要进行去或留的思想斗争,唯一愿望就是“尽快回家”。

  日前,中国奥委会新闻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家体育总局正组织在外各运动队有序回国。除了“大部队”,还有一些单飞、留洋的运动员。归途中不无披荆斩棘之感,更可以感受到来自祖国的支持和温暖。

  “回到家,才能让人觉得踏实。”守着最朴素的信念,他们踏上漫漫归乡路。

  囧途

  3月13日,看到英国单日增长200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字后,正在直布罗陀打公开赛的台球小将周跃龙马上意识到不对劲了。

  此前,周跃龙从英国飞往直布罗陀时,飞机上根本没人戴口罩。“我当时就判断下个月的斯诺克世锦赛肯定举办不了。”他二话不说立刻着手查起机票,也跟其他在英国的中国球员通了气,“他们大多数都想等世锦赛取消的确切消息,我说,到那时候就回不去了。”

  许多留学生也像周跃龙一样警觉,英国直飞中国的机票瞬间供不应求。周跃龙查了一晚上,发现大部分机票都要转机两次,而像泰国、新加坡等国家都会限制入境。订票、退票、再订票,机票加退票费花了7000多元,折腾到最后,他终于买到一张3月17日从曼彻斯特到多哈转机回国的机票。

  同一天的中午,身在波兰的女排运动员任凯懿走过街边教堂,听到钟声响起时不自觉地怔了一下。这是她到罗兹的第十五天。

  任凯懿(中)。

  本赛季排超结束后,任凯懿开始首次留洋之旅,加盟了波兰罗兹建设女排俱乐部。一段“人在囧途”从此上演:2月7日,她计划从北京取道迪拜转机到贝尔格莱德,然后入境波兰。当时国内疫情正处于上升期,国外病例还不多。没想到抵达贝尔格莱德后,任凯懿几次想要去大使馆取得签证都无功而返。听说北京的波兰大使馆重新开门,她2月22日又飞回北京,拿到签证后于2月26日再次出发,从莫斯科中转顺利入境波兰。

  原以为一切终于落停,没想到仅仅半个月后,疫情形势急转直下,猝不及防地砸在任凯懿的身上。3月13日的训练课,听到波兰女排联赛提前结束的消息,有的队友忍不住哭了。“世界真是一个共同体,前两天我还在为NBA停赛操心,转眼间自己的比赛也不能幸免。”任凯懿有些无可奈何。

  当日晚间,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宣布进入国家“流行病威胁状态”,3月15日起禁止外国人入境波兰,并暂停所有跨境航空、铁路和公路交通。非常时期,航班不断被取消,任凯懿没有浪费一分钟,火速买到3月14日从华沙到多哈、再中转曼谷回北京的机票。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波兰“封国”的最后关口离开,“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一天忙着查机票的还有网球选手王雅繁。在墨西哥打完蒙特雷的比赛,她就接到印第安维尔斯赛取消的消息。随后,她和教练、体能师飞到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当时这一站比赛尚且幸存。3月13日,ATP宣布休战6周,王雅繁从晚上9点开始,查了六七个小时机票。“很多地方限制入境,有的地方还需要签证,我都没有。后来决定先转机到日本,有人说出关取行李就不能再转机了,我想就试一试吧。”

  身处地球的不同角落,当疫情的阴霾遮住太阳,这些运动员本能地选择了同样的动作。

  王雅繁通在微博介绍了自己的回国经历。

  3月14日下午,王雅繁登上了飞机。她的行李直挂上海,确保了转机的便捷。从瓜达拉哈拉到墨西哥城,再从东京到上海,40个小时后她终于回到国内。“一路上心里都很紧张,一方面焦虑能不能顺利回家,另一方面也担心感染的风险。”不过,王雅繁连说自己是幸运的,另一名球员尤晓迪为了回国,甚至要从埃塞俄比亚转机。

  任凯懿晒出的登机牌。

  相形之下,同是3月14日出发的任凯懿多了不少波折。在华沙机场办理值机时,机票显示在曼谷转机要停留13小时40分钟,而泰国因为疫情取消了对中国的落地签,没有过境签证的任凯懿只能去临时换票。“当时面对种种未知,很忐忑,还有一点害怕。”3个小时后,她终于等来好消息,成功拿到离开波兰的最后一趟航班的机票。

  坐在飞机上,任凯懿戴着两层口罩,压低帽子,整个行程中不吃不喝。在曼谷转机时,她又遇到机票、行李额等琐碎问题,“我不想再多说话了,只想赶快搞定,我要回家!”长达52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任凯懿已经记不清填了多少张旅客健康卡,被测了多少次体温,过了多少次安检。直到踏进山西太原的家,开始为期14天的居家隔离,她感到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走了。

  太原是任凯懿从小生活的城市,这一次归来却充满想哭的感觉。茫茫夜色中,临近春分时节的空气里弥漫着植物发芽的味道,看着坐在马路牙子等待的社区防疫人员,她有些恍惚,地球另一边的生活似乎成了一场梦,那么遥远而不真实。

  中招

  3月17日,张伟丽在微博中说,决定留在拉斯维加斯。她已经采买好了近期所需物资,并表示“会自己保护好自己,大家一起加油”。

  刚刚在拉斯维加斯卫冕UFC草量级金腰带的张伟丽,向全世界亮出了“东方武者”的气场。但一夜之间,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侠突然发现,自己回不了家了。

  在她决定出发回国的当口,北京于3月15日出台新的入境政策:自16日零时起,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原则上均应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集中观察。按照UFC相关规定,张伟丽这样的冠军选手要随时接受尿检,一旦通不过,很可能会取消冠军头衔。而集中隔离显然无法解决她的训练、饮食和尿检等问题。权衡之下,张伟丽只得继续留在美国,“我离家已经有一个半月了,非常想赶紧回去。”

  青岛男篮这一天搭上了从贝尔格莱德返程的航班。他们在2月25日前往塞尔维亚进行海外集训,也是这个休赛期唯一出国拉练的CBA队伍。打了7场热身赛后,欧洲疫情已然全线告急,青岛男篮决定立刻返回国内。抵京后,他们按照规定进行集中隔离,并进行了核酸检测和血清抗体检测,结果均为正常。

  然而5天后,平静突然被打破。与青岛男篮乘坐同一航班的一名乘客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全机人员都成了密切接触者。正在隔离期的青岛男篮火速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所幸仍全为阴性。为确保万无一失,俱乐部将安排所有人员隔离结束前再进行一次检测。

  如果说,青岛男篮是虚惊一场,3月16日归来的中国重剑队就没那么幸运了。从本赛季开始,这支队伍一直在海外征战,原计划3月底最后一站奥运会资格赛结束后回国,随着疫情加剧,国际剑联宣布取消未来一个月所有国际比赛,队伍立刻改变行程,一行13人乘机返程。未曾想,在回国接受入境检疫时,有3名队员核酸检测呈阳性。

  3月20日,中国击剑协会在官网发布情况通报。

  在国外运动员连环感染“爆雷”时,中国体坛如履薄冰地守护着“净土”。而今,这根紧绷的弦终于被扯断。中国重剑队“中招”的地方发生在匈牙利,他们此前参加了3月6日至8日在布达佩斯举行的世界杯大奖赛。“受害者”还有3名韩国击剑队运动员,据韩联社报道,首名感染者在欧洲逗留期间就“感觉嗓子有疼痛感”。

  人们印象中患病几率可能相对较低的运动员为什么也会感染?国内有媒体第一时间进行了分析:运动员在训练或比赛中,经常会将身体逼到极限,这将可能导致运动性免疫功能低下。而长期处于更衣室等密闭空间,加之训练比赛时高密度身体接触,更容易出现聚集性感染。万幸的是,经过检查,中国重剑队的3名确诊队员都属于轻症,有关人士透露“康复后不会影响训练比赛”。

  中国重剑队的“失守”,给滞留海外的运动员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全球不断上升的确诊数字越来越压迫着他们的神经。

  截至3月16日,全球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国家和地区已经多达148个。此时正在美国菲尼克斯跟随外教训练的跨栏运动员谢文骏,发现面前的障碍比跑道上的栏架还多。训练场关闭了,综合力量训练中心也停止营业,田径选手们只能在当地公园里跑圈。谢文骏的训练原本到4月19日结束,如今一切计划都被打乱,开始他还想撑一撑,但随着基本训练都无法保证,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当地人松散“佛系”的防疫态度,更让他坚定了回国的念头。

  美国当地时间3月18日清晨,谢文骏怀揣一丝忐忑踏上回家的路。戴上护目镜、N95口罩,套上连帽衫,他跟所有“逃离”的国人一样包裹得严严实实。在美国机场,他看到只有零零星星的人戴口罩,基本都是亚裔面孔。从菲尼克斯转机洛杉矶再到上海,整整36个小时,谢文骏几乎没有拿下过口罩。

  “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归心似箭。”当飞机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隔着口罩,谢文骏长长舒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我终于回家了!”

  谢文骏在回国后发朋友圈报平安。

  从英国返程的周跃龙也是全副武装,只是偶尔会懊恼还差一个防护服。从多哈到香港的这一段航班几乎是满座,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大家都防护得很专业。“带着口罩和护目镜非常不舒服,但为了安全只能忍着。”周跃龙是3月18日落地香港,而自19日开始凡是从英国到达香港的人都会被强行隔离或是遣返。他踩在最后时限前抵达深圳口岸,填单子、核酸检测过关,大约4个小时后,被送到深圳的酒店接受隔离。一道道程序,尽管繁复且耗时,却让他史无前例的心安。

  “下了飞机,我才知道斯诺克世锦赛终于取消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幸好我当时毫不犹豫做了决定,很多人就是因为犹豫,现在想回都回不来了。”周跃龙说,同在英国的小伙伴中,目前只有他和徐思成功回国,“梅希文、田鹏飞和李行他们都到了机场,但航班被取消了。”

  周跃龙在回国的飞机上全副武装。

  罗弘昊也是滞留英国“焦虑症候群”的一员。在斯诺克世锦赛取消前一天,他才下定决心回国,但最早只能买到3月23日的机票了,此时费用已经飙升到3万元。即便有了机票也坐立难安,他每天关注着航班信息,动辄担心自己的飞机突然被取消,“只要能回到中国,到哪儿隔离都行。”

  煎熬的等待中,这个20岁的年轻人只能用音乐来放松自己,他把自己的吉他弹唱视频以及钢琴作品发到了微博上,笑称自己“从今天开始是音乐博主”。连世界职业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都转发了他的作品,并说“Beautiful! So talented!”(漂亮!有才!)。这短暂的宁静,或许已成为罗弘昊最大的精神支撑。

  留守

  疫情四处蔓延,没有人能在“地球村”中独善其身。穿越层层国境注定是一场冒险,飞机上的密闭空间、拥挤的航站楼、每一个陌生的过往路人,似乎处处隐藏着感染的风险。一波波恐慌逃离接连上演,不少专家为此大声疾呼:“回国要理性,留在当地采取有效个人防护,这个病是可以防的。”

  对于连年在外征战的运动员而言,独处于异国他乡早已是常态。但即便如此,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人猝不及防,人就像在大海上抱着浮木漂泊,随时充满危机与不确定性。何去何从,天平的两端,“Plan A”显然具有足够分量,但“Plan B”也并非一无是处。

  王思敏。

  在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效力于布斯托阿奇西奥女排俱乐部的王思敏选择留守。她所在的米兰地区确诊人数居高不下。“疫情刚蔓延时,我在街头根本买不到口罩,还是经纪公司老板帮忙找了一盒口罩,后来我在别的国家代购那里又囤了几十个。”

  疫情爆发后,意大利女排联赛被叫停,王思敏的俱乐部随后要求队员们在家休息两周,尽量不要出门,等到4月初再等通知。急剧攀升的死亡人数叫人心慌,但好在王思敏自己住一套公寓,偶尔出门采购也是开车,与外界的接触并不多。“宅”在家的时间,她坚持做跳绳、核心力量等训练,一来打发无聊,二来保持身体状态。“我暂时没有回国的打算,居家不动,避免在飞机上或机场出现问题,总之就别回去给祖国添乱了。”

  意大利女孩创作的感谢中意合作抗疫的漫画近日走红网络。

  3月16日,颜丙涛全副武装地赶到了威尔士参加斯诺克巡回锦标赛,但正式开赛前3小时,世界台联宣布比赛取消。靴子终于落地,颜丙涛徘徊在去或留的十字路口,最终决定原地不动。“现在回去一路上很不安全。”留在英国后,他每天密切关注着疫情的动向,大量囤积着食物和生活用品。彻底宅起来,是抵御疫情、保全自己的唯一倚仗。

  主动留守算是打有准备之仗,被动滞留则是不得已的选择。3月11日,当世界羽坛历史最悠久的赛事全英公开赛举行时,比赛现场观众不少,却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如此规模的人群聚集,让中国羽毛球队不得不格外谨慎。为了防范感染,队里要求队员避开人群,佩戴口罩,除了比赛一律不许外出,连餐食也打包带回房间。然而,在世界羽联宣布推迟4月12日之前的所有比赛后,各支球队纷纷第一时间“逃离”英国,国羽却因为各种原因还留在原地。

  如今,英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5000人,数万名留学生、华人华侨争相回国,而从英国出发的国际航班又频频取消。国羽原计划3月20日回国并前往成都封闭集训,但由于队伍人数较多以及航班被取消等原因,只得继续“困”在英国。就在这两天,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台北队一名陪练返台后被确诊,这样的消息让人感到不安。

  陈雨菲在全英羽毛球公开赛中回球,本次比赛国羽在5个项目中仅收获女单和女双两项亚军。(新华社)

  置身疫情爆发期的欧美地区,只能靠自己努力筑起“防火墙”。病毒对人类无差别攻击,看似强健的运动员群体,面临的风险一点也不比普通人少。

  留守海外的运动员中,更令人揪心的是征战西甲的武磊。北京时间3月21日凌晨,西班牙科贝电台发布了“武磊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目前在家隔离”的消息,这条爆炸性新闻迅速冲上国内微博热搜。

  截至3月21日,西班牙累计确诊病例人数已经超过伊朗,上升为全球第三多的国家。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俱乐部此前召集所有人员进行了核酸检测,据称有6人被确诊。在爆料武磊确诊后,有球迷跑到科贝电台的西班牙人队跟队记者古斯彻的社交媒体下求证,最终得到肯定答复。

  尽管西班牙人队队医诊断,武磊属于轻症无需去医院诊疗,并乐观估计他有望在3月底康复,最早4月之前身体机能就能重新投入训练和比赛,但国内球迷并不信任这样的说法。为“全村人的希望”忧心忡忡,有的球迷甚至开始@武磊“赶紧联系中国大使馆,回国治疗”。直到武磊通过社交平台发布视频,表示“自己的症状已经基本消失”,才稍稍安抚住球迷焦虑的心。

  3月21日晚,武磊通过微博视频向球迷报平安,并说“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到球场了”。

  在远隔千里的俄罗斯,国象棋手王皓是从微博上刷到武磊的视频。谁也没有想到,2020国际棋联世界冠军候选人赛竟然成了当下全球唯一按期举行的国际赛事。9天前,当王皓从日本飞抵叶卡捷琳堡时,还有退赛棋手抱怨为什么他不需要隔离。而今,这场比赛8名参赛者所在的国家,没有一个可以对疫情幸免。

  当世界体坛被按下“暂停键”,这片国象“孤岛”成为最后的阵地。国际棋联每天两次检测体温,甚至允许参赛棋手“戴上击剑选手的面罩都行”,唯一的期盼是22天的比赛相安无事——好好活着,此时此刻,说的不只是赛事。

  从3月13日到21日,短短9天,漫长得却如同一个世纪。震惊变成每一天睁开眼的固定情绪,裹挟在各种“大新闻”中的人们,充满深深的无力感。疫情的风暴雨冲刷着世界,每个“在他乡”的运动员都经历着一场打怪升级。有人幸运归来,有人涉险留守,有人惨淡中招,有人虚惊一场。体育的光芒依然闪烁,只不过每个人难免在夜深人静时怀疑:明天,这个世界会好吗?

  (图片和视频除标注外来源于网络)

  (来源:人民日报体育)

↖返回188体育
赛事分析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