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打造体育资讯第一网!

足球比分 足球指数 篮球比分 完场比分 赛事分析 网站地图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188体育 > 中超联赛>

天津足协担保能否保证准入难下定论 曾被问到语塞

来源:188体育 人气:673 发布时间:2020-04-27 11:57:05

【188体育讯】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看似陷入无解状态的天津天海俱乐部准入问题,并非死水一潭。  先是两条坏消息:国际足联4月17日下发函件,要求天海六天之内向
【188体育讯】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看似陷入无解状态的天津天海俱乐部准入问题,并非死水一潭。

  先是两条坏消息:国际足联4月17日下发函件,要求天海六天之内向国际足联提交莫德斯特联合机制补偿付款证明,而六天期限已过,同样收到函件并过问过此事的中国足协并未收到来自天津市足协或者天海俱乐部的相关回应;就在同一周时间内,已经被拖欠三个月薪水的天海球员已经按捺不住,先后有球员给俱乐部发去了律师信或者告知书,要求支付被拖欠的薪水,后续可能诉诸中国足协提起仲裁。

  再有一个好消息:有媒体报道,在进入五一长假前,天海的准入出现了最新进展,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府领导出面要给天海俱乐部打中超做担保,无论未来俱乐部征战中超出现什么问题,天津市政府和体育局都会确保球队打完赛季。

  天海欠薪三个月早已不是秘密,但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已经放假的天海球员会安心等待球队准备材料、进入准入审核的时候,上周三开始,陆续有球员给俱乐部发来了律师信,要求天海俱乐部支付此前拖欠的三个月工资。若俱乐部拒不支付,后续将向中国足协裁委会提起仲裁,根据规则,这些球员可以就此仲裁成为自由身,并寻求转会加盟其他俱乐部。

  天海俱乐部上一次按照足协回函提交的材料中,就有在队的上赛季一线队报名球员的名单,在出售了吴伟、郑达伦、裴帅之后,天海剩下的上赛季报名的一线队球员仅有17人。其中,孙可正在疗伤中,而张鹭还处在禁赛期。而这仅存的17人中,已经开始有球员向俱乐部讨薪。

  从天海俱乐部进入零转让状态后,球队所展现给外界的态度就是团结一致,与俱乐部共渡难关,球员甚至两次集体向有关部门表态,表达希望球队保持建制征战中超的强烈诉求,一次向天津足协、体育局求助,另一次则是全队盖满红手印表示要“自筹资金”打完本赛季的联赛。因此,当有球员向俱乐部发律师函讨薪的时候,不少人会觉得诧异,但实际上,球员也在观察俱乐部的准入进展,每个人都会根据自身情况结合事态进展选择有利于自身的动作。

  剩下的17人显然状态不尽相同,在一线队的球员中,除了年轻球员和一些老球员之外,还有不少正值当打之年的球员,这些球员也不乏其他俱乐部的追逐,其中有人面对的邀约不比已经转会离开的几个人差。只是在过去三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些球员都在等待新东家给天海俱乐部带来新的生机,即便是股权转让不成改赞助,也希望尽可能留在俱乐部继续为天海征战。

  但这种等待和坚守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不再坚定。球员自身的情况不同,他们所持的立场和态度也会不同。俱乐部的赞助协议谈到什么程度?何时会在足协这里重新开始审核?这些问题没人能给出准确答复,而球员切身感受到的是欠薪:

  按照天海和万通之间股权转让时的约定,3月20日之前的球队费用由天海负责,而3月20日以后的开销、涉外官司的赔偿都由万通来负责,4月10日发薪日,一线队没有等来工资,而俱乐部员工的工资还是由天海俱乐部用退税的钱来补发的,至此一线队球员的工资已经被拖欠三个月,煎熬的现状和渺茫的未来,也让一些可以有更好选择的球员的信心和耐心消耗殆尽。

  在此背景下,因为赞助商拖欠赞助费而导致的中超分红拖延支付,也成了不少人讨论的焦点,人们开始聚焦在足协马上要发放的这笔1500万分红上。核心问题是,去年的中超分红为什么不给天海?有人甚至认定这是天海欠薪的主因。

  此前本报曾报道过,4月9日中超联赛召开董事会与股东大会视频会议,主要议题是2019赛季分红方案。每家中超俱乐部在2019年将会分到6500万左右的分红,去年中超公司已经向各俱乐部发了3000万。余下的钱,将分两次支付,原因是因为一些赞助商和合作伙伴的费用还没有收回,要等拖欠费用到位后补发。上周,中超公司已经开始走流程,准备分批向中超俱乐部第二次发中超分红,这一次的数额是1500万。

  第一批将收到这笔中超分红的俱乐部有五家,分别是北京国安、上海申花、天津泰达,还有目前处于水深火热的天津天海以及已经降级的北京人和。之所以先发这五家,是因为这些俱乐部最早把发票邮寄给了足协。由于发款日临近周末,目前这五家俱乐部也只有部分俱乐部收到了这笔钱,剩下的会陆续收到。

  根据《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与转会规定》第八十三条中第二点的规定,“对不服从国际足联或亚足联裁决且拒付罚款及赔偿金的俱乐部,将从其联赛保证金或分成款中扣除相应数额,以赔付国际足联裁定的罚金及赔偿金。”不过目前,天海俱乐部虽然没有缴纳莫德斯特已经被裁决的共1000万人民币的联合机制补偿,俱乐部并未表示拒付,只是以没钱的理由从2018年底判罚下达一直拖延至今。

  除却该案以外,天海俱乐部尚有已知的保罗·索萨教练团队起诉欠薪案、崔康熙起诉欠薪案,案件裁决累计金额恐达数亿。除此以外的疑问是,天海还有没有其他案件?这些案件的赔偿金和裁决中规定的利息,天海到底该如何偿还?国际足联5月11日裁决后,天海如何执行?这些恐怕都是无法回避的焦点。

  可以肯定的是,中超联赛分红会下发,但在如此混乱的国际纠纷背景下,中国足协这笔钱如何下发、何时下发,取决于天海自身提供的材料,而且至今中国足协仍未收到天海就4.17国际足联函件的回复。

  退一万步说,这笔1500万的分红即使马上下发,也并不足以解决天海如今的问题。记者了解到,天海俱乐部在今年卖了部分球员之后,一线队的月工资仍旧能在1800万人民币以上,如今已经拖欠了一线队3个月的工资,这笔分红甚至不够补发球队一个月的工资,要说想解燃眉之急,这笔分红还差不少,俱乐部仍旧需要资金注入,才能够解决问题,毕竟俱乐部不能只解决发了律师函的球员的工资,这对其他球员不公平。

  本报也就天海准入的事宜再次在中国足协方面进行了解,得到的两方面信息是:第一,中国足协也在等待天海俱乐部提交准入的资料,在天海和万通签订赞助协议后,应向天津足协提交准入相关资料,相关资料通过天津足协审核后递交中国足协;第二,联赛如果在6月底或7月初开打的话,加上还要有三周的临时窗口,这意味着中超的建制必须在5月最终确定。针对所谓足协故意拖死天海的指责,足协的回应是:协会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慢和审慎,一再给时间,本身就是希望能治病救人、确保联赛的稳定,而不是像有些人说的,想拖死谁。

  五月是终审时间,因为劳动节有个小长假,就算天海在4月最后几天交足了资料,足协在五一节结束就解决准入审核也不太现实。而且五月对天海来说,也有重要的时间节点:首先,5月10日是俱乐部的发薪日,如果到时欠薪问题没有妥善解决(到时已经是四个月),引发的后续问题恐怕难以控制;其次,国际足联4月来函中明确表示,5月11日,国际足联就将围绕这笔联合机制补偿费召开纪律委员会,讨论是否制裁和如何制裁的问题。

  如果天海希望避免已经给俱乐部发函的球员到仲裁委员会裁决自由身离队,就需要把欠薪控制在三个月以内,这意味着,到5月10日至少要发放两个月工资。

  2019年6月,国际足联已经就弗雷瑞斯·圣拉斐尔星和尼斯两家俱乐部的联合机制补偿费做出了裁决,天海俱乐部需要向两家俱乐部支付共计1000万人民币的联合机制补偿。因为弗雷瑞斯·圣拉斐尔星队的一再追讨,国际足联才会致函,催促天海在收到信函的6天之内提交付款证明。而5月11日将根据天海的付款和回函情况考虑是否和追加何等处罚。经过这两个时间点的天海俱乐部,到时会是什么状态?这就要看天海和万通协商的结果了,5月这两个时间点,天海能否解决相关的问题也会成为足协审核天海准入资质的参考。

  在进入五一长假前,有媒体突然爆料:“天津体育局和天津足协已经向中国足协担保,万通一定赞助到位,就算万通退一万步不够到位,他们也会兜底。所以这事没悬念了,一场闹剧终于要收场咯。”

  这则消息迅速在网络上引发热议,有人为天海俱乐部可能由此得以准入而欢呼,但是很多疑问也需要解答,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足协以什么为担保?担保的具体对象是什么?担保的方案是什么?假设天海准入成功后未来发生问题,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足协会以什么名义和由头注资给一家私企俱乐部?这种注资是否合法合规?

  自从今年1月托管协议结束后,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组成的托管小组就离开了天海俱乐部,在之后发生的天海生死存亡的拉锯战中,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似乎也没有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以至于在万通放弃零元收购天海的计划后,曾经有人在网络上抨击当地主管部门不作为。但实际上,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对于天海一事始终保持着高度关注,也有很深层次的介入。

  在4月1日中国足协召开的关于天津天海零元转让给万通控股的那场问询会上,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的领导均有出席并接受了问询。在问询过程中,两位领导的态度均是力挺万通入主,不过当有代表提问,假设万通接手天海后出现经营问题,导致出现欠薪甚至中途退赛的极端情况出现,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是否有预案时,被问领导一时语塞。

  时间又经过了近一个月的发展,在先赞助还是先准入的僵局迟迟无法打破、球员因欠薪开始寻求仲裁的情况下,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要为万通赞助提供担保了,以期望中国足协借此让天海先通过中超准入。但据了解,中国足协目前还没有收到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提交的有关为万通赞助天海提供担保的相关文件说明。

  这样的担保能不能成为天海准入的尚方宝剑目前还很难下定论。首先,所谓担保处于哪个层面,假如只是领导一句话,是否能起到作用?其次,担保的对象到底是万通赞助?还是天海稳定?最后,担保有没有具体执行的方案,假设4月1日问询会上问询代表的疑问成为现实,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该如何兜底?去年,天海托管小组只负责管理,所有的运营资金均来自投资方权健。

  当然,若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这次选择的兜底,是保证万通能够在俱乐部获得准入之后注资,并在随后的赛季有稳定的运营,这样的兜底才是正确和最有希望让俱乐部通过准入的。

↖返回188体育
赛事分析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