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打造体育资讯第一网!

足球比分 足球指数 篮球比分 完场比分 赛事分析 网站地图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188体育 > 中超联赛>

揭秘万通购天海:首次报价仅2亿 或有一层更深原因

来源:188体育 人气:910 发布时间:2020-05-11 13:53:05

【188体育讯】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整个世界体育都陷入瘫痪状态,但中国足球永远不会缺少话题,天津天海俱乐部的生死大戏成了疫情期间最受关
【188体育讯】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整个世界体育都陷入瘫痪状态,但中国足球永远不会缺少话题,天津天海俱乐部的生死大戏成了疫情期间最受关注的事件,角色轮番登场,情节几度翻转,被举报、零元转让、问询会、转让改赞助、中超准入、债权债务、担保、退出。只想看到俱乐部活下去的球员和球迷翘首以盼了一百多天,这场持续了四个月的大戏,最终却还是变成了和一年前延边富德一样的闹剧。

  在去年联赛结束之后,天津天海的财务状况就不容乐观,卖掉了吴伟才支付完了去年一线队剩下的工资。随着束昱辉案的宣判,权健集团已经无力承担搞职业足球的重担了,当时就已经有了退出的想法,也好让球员早早成为自由身去找下家。而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足协并不希望这支曾经打过亚冠的球队就此湮灭,也是他们全力促成了天海与万通的接洽,三方的首次接触要追溯到2020年1月,甚至有消息指出,在狱中的权健老板束昱辉也了解此事。中间万通一度失联,在俱乐部发出零转让的公告后重启谈判。

  从4月传出天津市足协和体育局所谓“担保”说来看,至少他们都是支持万通进入天津足球的。这也是天海方面一直没有找其他接手者的原因。经过四个月的周旋,天海还是回到了孤立无援的起点,但此时俱乐部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欠薪的窟窿却越来越大。至5月8日中国足协给出的最后期限前,天海与万通仍无法达成合作递交准入材料,大幕终于将落。

  权健明确不再投钱,万通从一月就参与报价

  从2018年年底投资方权健集团被查开始,天海就始终被生存问题所困。2019年,在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托管之下,天海的资金来源没有变化,但每笔钱都需要严格审核,也正是因此,俱乐部一年来没有发生欠薪,球队在中超最终顽强保级。

  今年1月8日,权健原董事长束昱辉被正式宣判,其后权健集团又被执行近98亿人民币的标的。至此,无论是客观财力还是主观意愿,权健集团已经无法再支撑天海随后的运营,集团也表态不会在2020年继续给俱乐部投钱,解散的想法也由此而生。也正是在此时,合力万盛作为万通控股的代理人与天海方面取得联系,表达了收购俱乐部的想法,不希望看到天海直接解散的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足协也持支持态度,甚至极力促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双方正式开始接洽。

  万通第一次发来的报价是两亿左右,这个价格对于收购当时的天海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抄底价,后来天海发布的拟零元转让公告里也写到过,2019年底,专业机构对俱乐部进行了资产评估,估价在64882.50-77171.72万元。考虑到为了俱乐部能够存续下去,加上有关方面的态度,以及俱乐部自身还存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债务,天海同意了对方的报价,双方在农历春节前夕曾经一度非常接近签约。这些钱无论对于上交违法所得的窟窿也好,还是对于天海未来的运营也好,可能都是杯水车薪,但无论是权健集团还是束昱辉,都接受了这个报价,很显然,怎么能让这支球队活下去,是他们唯一思考的问题。

  而没过多久,这笔交易却让收购方突然“变卦”,因为天海在国际足联的几个官司有可能衍生出的赔偿金数额尚不确定,最高赔付有可能超过1亿元,因此提出新的支付方案,首期支付金额只是收购总价中极低比例的一部分,剩余部分要看最终实际赔付了多少钱之后再支付。这个新方案让本来就认为自己“吃了亏”的天海对万通的诚意产生怀疑,双方谈判一度中止。

  天海公开“零转让”,万通回归谋收购

  天海与万通的谈判不顺利,转让有可能面临失败,2月中旬,为了继续维持俱乐部运营,天海将郑达伦、裴帅等球员出售,当时也引起了万通的不满,因为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放弃收购天海。天津市有关方面也不愿看到天海就此消失,仍在努力撮合,但不管怎样,收购一事并没有任何进展。

  3月5日,天海官方微博发布公告,拟对外转让俱乐部全部股份,价格则是零元,公告中明确提到“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俱乐部恐难以维持球队整个赛季的正常运营,俱乐部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但即使是“白送”,在债权、债务如何分割等问题上,号称对天海充满诚意没有放弃的万通,与天海再次谈判也仍旧存在很大分歧。

  事实上,因为是公开对外发布公告,后来又有两家企业联系到天海,表达了收购俱乐部的意愿,其中一家更是诚意十足,表示愿意尽快打款。但不知什么原因,在3月12日深夜,万通和天海很快就转让意向基本达成一致。3月13日,天海官方微博发布消息,“与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将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随后,万通方面相关人员进驻天海俱乐部,看上去似乎开始准备交接工作。

  本以为这场戏到此终于画上句号,天海将正式进入万通时代,实际却并没有这么乐观。当时双方签署的只是一份意向协议,并非正式的转让合同,中国足协宽限半天后收到的也只是这份意向协议,而万通的想法是,在中国足协给予天海中超资格准入通过后,才会签署转让合同,才会有后边的打款事宜。

  在此期间,足协给不给天海准入似乎成了关键。但事实上,在天海发布零元转让公告之前,中国足协未与准入通过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天海在国际足联还有官司未结,而且在母公司出现重大变故的情况下,天海并没有如何支付赔偿金或如何继续经营的方案和计划;天海发布零元转让公告后,中国足协向天海发来问询函,其中要求天海提交的材料已经把足协的担忧完整表达了出来。

  其实,按照中国足协规定的俱乐部转让申请提交期限,天海早已经失去了转让的资格,但既然联赛被推迟,中国足协没有用这个规定去卡天海,也给了天海足够的时间去完成自救。可即使如此,万通方面还是要拖到截止时间已过,才与天海就转让达成一致,而且仅仅签署意向协议,要求天海先通过中超准入才会收购。

  而在与天海转让达成一致后,转让的事宜也迟迟没付诸行动,万通既没有在法律和工商层面完成对天海的收购行为,也没有出资解决当时天海已经拖欠的两个月薪水。另一方面,虽然只是收到了转让意向协议,但中国足协还是专门安排了工作人员,甚至请来了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万通提交的财务资料进行严格审核,结果发现万通控股并不符合中超俱乐部受让方资质。

  4月1日,中国足协特意为此事召开问询会,天海俱乐部、合力万盛、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足协的代表参加,中国足协希望在这次会议上能够听到各方对如何保证天海在新赛季完整运营拿出一个实际可行的方案,遗憾的是作为收购方的代表,合力万盛并没有拿出实质性的东西。在三方单独问询结束后,包括中国足协执委、俱乐部代表等与会人员进行了一次投票,结果绝大多数人对于是否万通收购天海持否定态度,这个结果虽然不具备任何效力,但问询会结束后,万通方面放弃在今年对天海完成零元收购。

  “赞助”不打钱,鸡与蛋的拉锯战

  虽然收购无法完成,但万通并没有“放弃”天海,愿意以赞助商身份支援天海一个赛季,待条件成熟后再收购。而当时,中国足协谨慎处理的态度被有些人曲解为故意拖死天海,甚至连天海队也受到这种声音的影响。4月2日,天海一线队球员、教练员、工作人员还曾集体向中国足协发出公开信,表示俱乐部可以自筹资金,只要中国足协予以中超准入。

  准入好像再一次变成了这场角力的生死劫,但这只是假象。香河会议后,虽然已经确定了万通以赞助方式先支持天海运营一年,但天海自身的问题还是迟迟没有得到解决,球员欠薪即将满三个月,俱乐部日常运营都成了问题,又何谈准入?于是便有了4月3日天海俱乐部官方发的那条“准入只差万通打款”的微博。这条微博发布的背景就是这样,俱乐部为了生存下去,希望能够尽快得到资金上的支持,缓解现实压力,却不料被有的人解读成了俱乐部想逼着打款来“吓跑”持币待购和急着想打钱的万通。

  尽快落实资金问题的愿望没有实现,万通认为准入成功之前打款不符合常理也可以理解,那么,既然已经到了真正签署赞助协议的时候,天津各方面都已经认定了万通就是天海有且仅有的救世主,就在这时,一件能让万通真正落实诚意的时刻到来了——4月中旬,一线队已经欠薪三个月,俱乐部没有等到资金注入,反而是收到了国际足联的一封催款通知,要求天海俱乐部在六天之内出示支付莫德斯特转会时产生的230万元人民币的联合机制补偿的付款证明。包括这笔补偿在内,共计1000多万民币的两家俱乐部的联合机制补偿,已经在去年就被国际足联仲裁完毕,弗雷斯瑞星队已经是第二次上诉到国际足联仲裁庭,天海必须在收到仲裁决定的六天之内补齐这笔费用,否则将受到处罚。

  跟莫德斯特、保罗·索萨的官司一样,这两笔联合机制补偿都是天海的国际足球纠纷所产生的债务,在3月13日,俱乐部交给中国足协的所有材料里,对这些债务都有着详细的说明;同时,合力万盛的工作人员随后在俱乐部进行尽职调查的时候,也完全知晓俱乐部目前所要承担的所有债务。但需要在六天内支付完毕的这230万人民币的补偿,天海还是没有按时提交,甚至到现在也没有交上。似乎钱的问题,才是万通和天海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时间来到4月下旬,天海的准入陷入了僵局,球员的欠薪很快就要满四个月,已经出现了球员给俱乐部发律师函,要诉诸仲裁、申请自由身的情况。天海不仅将面临又一轮人员流失,每月近2000万的支出也会导致自身的财务亏空越来越大。

  就在这时,媒体突然爆出天津市体育局要为天海和万通“兜底”,虽然很快天津市体育局通过媒体否认了“兜底”一说,但天津职能部门确实为此作出了努力,可以理解为“天津市体育局等职能部门对俱乐部未来良性发展的推动和监督”。

  中国足协也表态,只要天海俱乐部能够保证维持整个赛季的稳定运营,足协一旦收到准入材料,就会给天海通过。

  此时,天海俱乐部方面则在权健集团的策动之下积极去拿回债权,表示尽快用债权先维持俱乐部的运营,将能还上的债务先还上,能补的工资先补上。

  甚至也有天津媒体写道,“如不出现极特殊情况,五一假期之前,万通投资控股就会按照协议约定,开始给天海俱乐部打款。”

  看来,一切都向着利好的方向发展,可以说天海的准入只差递交材料审核这一个环节,而就是这一个环节,双方的合作卡壳了。

  戛然而止?!合作分歧难弥合

  从4月1日香河会议万通改赞助天海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距离天津媒体报道双方已经签订了赞助协议也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双方却在天津市体育局和市足协力挺、中国足协也表示不设卡的情况下,一直没有上交准入材料,这让中国足协也无法再容忍。

  按照4月底各方利好的情况来看,刚刚过去的“五一节”本该是天海命运的转折点。也确实是转折点,只是这次转折并没有朝着利好的方向,反而是急转直下。整个“五一节”中国足协没有放假,其间多次与天津市足协沟通,还跟相关方面进行电话会议,催促俱乐部提交准入材料,毕竟这不是天海一家的事情,事关三级联赛的建制问题。

  5月7日,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连线白岩松,就中国足球的很多具体问题做了阐述,唯独对天海的准入问题只字未提。但这不代表他不过问此事,在5月6日,天海就接到了天津市足协的催促电话,在电话中天津足协的工作人员表示,中国足协已经几次三番催交资料,陈戌源主席也亲自打电话来催过。

  5月7日当天下午,天海俱乐部再次和万通就此磋商,万通方面表示有些细节还是要修改,双方的谈判再次陷入苦战,一直拖到5月8日凌晨,合作面临破裂。有媒体报道5月11日就是中国足协公布三级联赛最后球队的日子,那么这个时间点谈判崩盘,意味着,天海继续走下去的可能微乎其微。

  这样的等待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万通和天海之间一直就一些问题在协商,其间一直代表万通参与此次赞助谈判的合力万盛相关人士表示,自己已经不能代表万通来谈了,需要万通的法务部门介入。如此,很多具体问题要交割的时间更长了,直到足协给的最后期限已到,天海俱乐部仍然没有准备好准入材料逐级上交。

  “五一”之前天津媒体甚至报道了万通马上会打款到俱乐部账户以表达合作诚意,这让一线队的队员们分外开心,但最终的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5月7日训练中球员已经听说了谈判很可能破裂的消息,很多球员已经无法继续专注训练,而5月8日球队干脆以天气不好为由取消了训练,不少球员私下都骂某某是骗子,这样的煎熬和结局让人崩溃。

  万通和天海俱乐部已经早早签署了赞助协议,不过双方都清楚,在天海的母公司无法注资的情况下,双方的合作本质上还是股权的最终转移——在万通完成今年的赞助之后,到年底,俱乐部股权将转移到万通账下,今年没有受让资格,也不符合足协俱乐部股权转让时间规定的万通,完全可以在下一年度完成股权的收购。

  原定双方的股权转让协议,是约定3月20日之前俱乐部的费用由天海负责,而万通主要负责那之后的运营费用、莫德斯特和保罗·索萨的国际官司赔偿,那么在双方由股权转让变成赞助的方式后,万通按照约定赞助2.5亿的话,天海同样愿意转让股权,毕竟他们作为原投资方已经无法给这个俱乐部任何帮助。在这个问题上,双方出现了分歧,此前同意收购股权并一起到香河参加了足协问询会的万通,后期开始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而在相关的赞助协议里,相关的赞助款打款时间和条件也让天海方面犹疑。

  万通如果在今年以赞助商的身份参与运营和管理俱乐部,根据双方此前达成的协议,天海的国际足球债务是年底支付,若年底无法完成股权转让,天海俱乐部的主体仍是权健集团,而权健显然是无法在年底再去承担这些债务的。且在这一年运营的过程中,还涉及到队员的欠薪问题,一旦出现类似的问题,权健集团也无力承担一切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签署赞助协议,那么天海没办法完全信赖万通,把俱乐部交给他们运营。而且在赞助协议中,打款时间和金额也牵扯到一些条件,这些条件不是天海俱乐部能解决的,所以天海方面也担心万一赞助商以此为由拒绝打款,后续问题会很严重。责权利的问题如果搞不清楚,合作确实无法继续下去。

  股权问题只是双方合作谈判破裂的一个原因,无论是股权收购还是做赞助商,万通肯定是有自己的利益诉求的,这也是其一再介入的原因,至于更深层的原因,有一种说法称,万通之所以与天海的谈判最终无法达成,是因为天津方面承诺给的一些具体合作没有落实。

  有趣的是,在5月10日,又有万通重启谈判的消息传来,这回,真有戏吗?

↖返回188体育
赛事分析

最火资讯